皮肤菌群研发之路如何选择:化妆品还是药品?
Charlie Schmidt 2021-02-20
皮肤菌群的兴起激发了一批新的生物技术创业公司。

编者按:

过去十年,微生物组研究的快速发展推动了微生物组行业的发展。然而,大部分的微生物组研究和微生物初创公司都将肠道菌群视为目标。不过,近年来,随着肠外菌群研究的兴起,皮肤菌群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

今天,我们共同关注皮肤微生物组行业的初创公司,特别编译发表在 Nature Biotechnology 杂志上题为“Out of your skin”的文章。希望本文能够为相关的产业人士和诸位读者带来一些启发和帮助。

     
肠道以外:皮肤菌群

在过去的十年中,微生物组的相关研究几乎都与肠道有关。每年投入在微生物组研究经费高达 18 亿美元,但是大部分用于肠道研究,该领域的产品开发也主要针对与肠道相关的疾病;在论文发表上也可以看出,人类微生物组上发表的大约 3,000 篇论文中,肠道菌群研究占了绝大多数。

但是肠道在微生物组研发和商业化上的垄断可能会结束。去年 10 月,初创公司 Azitra 宣布已获得 140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以扩大其针对各种皮肤病的微生物产品的临床试验。这反映出人们对皮肤作为微生物产品控制炎症或防御病原体的目标的信心日益增强。

Azitra 公司的主要产品——一种表皮葡萄球菌工程菌株正处于治疗癌症相关皮疹(CTAR)的第一阶段临床试验。

此外,还有多家初创公司针对痤疮、特应性皮炎(又称湿疹)、脚癣和其他皮肤疾病的疗法正处于不同临床阶段(表 1)。

治疗其中一些病症的旧模式正在被一种不同的思维方式所取代:这些的病症均表现为菌群失调状态,因此可以通过使用有益微生物重新滋养皮肤来改善,而不是用药物来消除它们。

但问题是在一个由化妆品公司主导的市场中,微生物公司如何既能发展壮大,又能掌握足够的资源来建立安全有效的产品项目,而不必满足同样的标准呢?

表1. 一些公司正在开发基于微生物的皮肤疗法

     
最大的器官

作为最大的人体器官,皮肤覆盖了我们身体 18 平方英尺(约 1.67 平方米)的面积。它是防止身体创伤,毒素、环境损害和致病生物入侵的屏障,同时它也为包括细菌、真菌和病毒在内的共生微生物提供了栖息地。皮肤上中常驻微生物数量的确切数字很难获得,但据估计皮肤上微生物的数量约为肠道中的十分之一(即每平方厘米 105 个)。

皮肤表面(角质层或表皮最外层)是一个由化学交联的死细胞(无核角质细胞)组成的干燥且营养贫瘠的环境,这些细胞以惊人的速度脱落:平均每小时脱落 2 亿个细胞,每天脱落近 50 亿个。

在角质层之下的表皮部分由分化的角质细胞层组成,其中夹杂着其他细胞,如黑色素细胞、朗格汉斯细胞(一种抗原呈递细胞)、Merkel 细胞(与触觉相关)和外周感觉神经。

另外 90%的皮肤由真皮层组成,真皮层包含其他结构,如血管、淋巴管、毛囊、皮脂腺和汗腺,所有这些都为微生物的繁殖提供了有利条件。汗液本身含有抗菌肽(AMPs)和脂肪酸,而皮脂腺则分泌富含脂质的皮脂,这是一种润滑性、防水性的涂层,也具有抗菌性,特别是针对革兰氏阳性菌(图 1)。

皮肤微生物组的复杂性和稳定性因具体的皮肤部位而异,它对保护身体免受环境病原体的侵害、调节免疫系统和分解天然产物都很重要。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皮肤病学主席 Richard Gallo 对最近将调节皮肤微生物作为治疗疾病的手段方面取得的进展感到激动。

他说:“我们正在超越菌属或菌种和菌株的水平,我们现在可以知晓皮肤微生物组所拥有的基因,并了解如何将它们用于治疗。在肠道中,治疗的目的是纠正菌群失调/造成健康风险的常驻微生物的不平衡。理想情况下,微生物组疗法可以针对皮肤疾病的潜在机制,而不仅仅针对症状。”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下属的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 Metaorganism 免疫科科长 Yasmine Belkaid 也认为,皮肤微生物组具有广阔的治疗潜力。

但她提醒,微生物间的互作和微生物与人体细胞之间的互作,不仅因菌种而异,而且因菌株而异。即使它们在某些环境下促进健康,也有可能会在其他条件下导致疾病。“如果你不知道影响反应的结果,”Belkaid 说,“那么治疗方法可能会适得其反。”



图1. 皮肤菌群:皮肤提供不同的环境,容纳不同的微生物。图片来源:A. L. Byrd, Y. Belkaid & J. A. Segre, Nat. Rev. Microbiol. 16, 143–155 (2018).

     
深层皮肤产品

作为化妆品、食品或膳食补充剂销售的护肤产品已经开始宣传“微生物组”对健康的促进作用。

这些产品包括越来越多的益生菌(有益细菌的活体培养物,如植物乳杆菌和长双歧杆菌)、益生元(作为皮肤共生体营养来源的化合物),甚至 “后生元”(有益细菌产生的次生代谢物和其他天然产物,如脂类和蛋白质等)。

一些化妆品还包括非活的微生物制剂,称为“lysates”,声称能够调节微生物组产生益处,然而很少有涉及机制的数据阐明它们如何发挥这些效果。

在不受监管的化妆品和补充剂领域,那些提出促进健康主张(而不是宣称在治疗或预防疾病方面具有作用)的公司不需要向监管机构提供证明其产品功效的证据(Box1)。根据 Gallo 的说法,由于大多数此类产品不必进行严格的疗效试验,“很难知道其中任何一种产品的效果如何。”

他补充说,想要确定调节微生物组是有益的,需要进行相关的验证。“然而有了高质量的科学和精心进行的临床试验,我乐观地认为,基于皮肤微生物组的治疗策略可能会对医学产生变革性影响。”

为什么针对皮肤微生物组的商业化落后于专注于肠道疾病的企业?其中一个原因是皮肤与肠道不同,皮肤缺乏微生物活动的“整合者”,总部位于巴黎的生命科学风险投资公司 Seventure Partners 的合伙人 Eric de La Fortelle 说。

肠道研究人员认为粪便样本能反映整个肠道的微生物活动,而皮肤微生物组则因皮肤部位、卫生水平和环境条件的不同而不同,de La Fortelle 解释说:“因此很难得出有关疾病的一般规律以及微生物与疾病的具体联系

对皮肤微生物组进行采样也是一个挑战。与营养丰富的肠道环境相比,皮肤温度相对较低,pH 呈酸性,除了基本的蛋白质和脂类外,还缺乏营养物质。皮肤上的微生物通过摄取汗液或皮脂中的可用资源来适应这一环境。典型的粪便样本中的细胞几乎都是细菌,但皮肤拭子中大约 99%都是人体细胞。“因此科学家很难从皮肤上收集足够的微生物 DNA 进行分析。”Gallo 说。

Box1:监管现状
根据预期用途,可以将护肤产品分为化妆品和药品并进行相应的监管。

美国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将药品定义为用于诊断、治疗或预防疾病的产品。含有活性生物的产品被称为活体生物药(LBPs)。相比之下,化妆品则是指用于清洁、美化或改变身体外观的产品。

与其他药物一样,LBPs 必须获得 FDA 新药申请流程(NDA)的上市前批准,该流程需要在人类志愿者中进行相应试验。根据 FDA 生物制品评估和研究中心发言人 Paul Richards 的说法,FDA 不区分天然和基因工程 LBPs。然而,化妆品上市前不需要 FDA的批准。

如果一种产品是在欧洲市场为治疗或预防疾病而开发的,则由欧洲药品管理局作为LBPs进行监管,相关立法是欧洲议会 2004/27/EC 指令和修订的欧共同体人用药品 2001/83/EC 指令。如果产品的目的是清洁、保护、除臭或改变人体外观,则相关立法是1223/2009 指令,监管监督将转移到国家当局。

那么,欧洲公司对化妆品的声明方面,监管是否具有灵活性呢?S-Biomedic的创始人之一 Bernhard Pützold 表示,欧洲治疗学和化妆品之间的分界线“不像美国那样清晰”。

S-Biomedic 公司已选择为欧洲消费市场开发基于微生物的治疗痤疮产品,因为选择药品需要多年的临床测试。Pützold 补充道:“但是我们不能用同样的宣传手段在美国进行推销。”

据法国纳波纳Pharmabiotic研究所科学和监管事务主任 Magali Cordaillat-Simmons 称,欧洲当局“只要目标人群使用该产品没有危险,就不会对误导性信息进行管制”。

不过,她补充说,监管机构可能会在未来几年采取措施 “清理市场”,并提醒说,如果化妆品的声明具有高度误导性,给消费者带来风险,那么“当局会早晚会在某个时候逮住你。”

     
鸟枪测序法

但鸟枪测序法的突破,为我们推开了皮肤微生物组的大门,同时带来了治疗机会。

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国家人类基因组研究所转化和功能基因组学处负责人 Julie Segre 介绍,这种方法能够捕获低生物量样本(人类和非人类样本)中所有的遗传物质,并提供了足够的分辨率来区分菌种乃至菌株。

迄今为止的数据显示,在油性(面部和胸部)、湿润(腹股沟)和干燥(前臂和手掌)身体部位,细菌是最丰富的皮肤微生物,真菌是最少的,尽管这些差异也反映出细菌拥有更多的参考基因组供以比对使用。

“细菌似乎更容易与人们一起工作,”Segre 说,“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是最重要的。”她说,噬菌体和真核病毒的研究尤其不充分,需要进一步关注。 

新出现的研究结果揭示了皮肤微生物如何影响,并反过来被宿主的生物构成所影响。

皮肤微生物调节发育中的免疫系统,并在炎症和防御病原体方面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Belkaid 说,例如在微生物的刺激下,免疫细胞甚至可以迁移到身体的其他组织,如肺部。

各种细菌也会刺激人体细胞释放 AMPs,有些细菌还会产生自己的 AMPs 来控制病原体。例如,表皮葡萄球菌和另一种共生菌——人葡萄球菌(可能还有其他细菌)会释放 AMPs,杀死金黄色葡萄球菌。其中,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菌株被认为是最危险的葡萄球菌之一。

根据 Gallo 的说法,人类皮肤进化出了一种保护微生物群的非凡能力,数百万的毛囊和皮脂腺为已建立的群落提供了生态位。考虑到这些微小的凹坑,皮肤实际上是人体与微生物存在相互作用的最大上皮表面。

Gallo 引用了一项研究,该研究表明,习惯性地暴露在某些菌种或菌株下,会导致长期的定殖,他说这表明在合适的条件和有合适的菌株条件下,即使每天清洗,也有可能可以补充新的皮肤微生物。然而,他补充说:“这很不容易实现,因为现有常驻微生物会产生抵抗力,它们想要保护自己的生态位。”

生物技术公司正在利用这种新发现的生物学。但肠道和皮肤市场正在以不同的方式发展。

肠道微生物疗法从未被定义的混合物开始,如粪菌移植(FMT),然后发展到单一菌株治疗——无论是自然的,还是工程的——最后发展到具有药物效果的微生物产品。

康涅狄格州法明顿市杰克逊实验室(Jackson Laboratory)的助理教授 Julia Oh 说,皮肤上的微生物含量太低,而皮肤本身的三维结构又太复杂,不适合类似 FMT 的治疗。

她说:“你所看到的大部分应用都是单菌株在局部位置的使用, 这就是我看到的发展方向。”

同样根据生命科学风险投资公司 KdT Ventures 的管理合伙人 Cain McClary 的说法,纯化的生物活性微生物衍生化合物作为皮肤病的合理疗法还没有取得重大进展。

McClary 指出,大多数皮肤病都是由于皮肤屏障的破坏,然后导致金黄色葡萄球菌等病原体的繁殖所造成的。因此,他说,这些病症比影响肠道的病症更容易接受简单的治疗。

     
未被改造的菌株

未被改造的菌株可以作为一种治疗制剂,MatriSys Biosciences 开发了一种用于特应性皮炎患者的人葡萄球菌制剂,该疾病影响约 11%(3500 万)的美国人口。该公司声称共生葡萄球菌是目前治疗方法的有力替代品,目前的治疗方法包括稀释漂白剂、抗生素、类固醇和润物剂。

特应性皮炎患者的皮肤上定殖了高水平的金黄色葡萄球菌,并缺乏 AMPs,如抗菌肽和β-防御素。如果没有这些抗菌药物阻止其生长,金黄色葡萄球菌就会在皮肤上增殖,加剧炎症和相关疾病症状。

2017 年,MatriSys 联合创始人 Galloa 报告称,使用一天人葡萄球菌制剂就可以抑制特应性皮炎患者皮肤上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生长。

据 MatriSys 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Mark Wilson 称,这些发现已经在一项为期 7 天的研究中得到了重复,该研究显示,特应性皮炎症状(如皮疹和发痒)在统计上有显著改善。

Galloa 说,尚未发表的研究结果将于 2021 年 5 月 13 日至 20 日在亚利桑那州斯科茨代尔举行的下一次皮肤病学调查学会年会上公布。

总部位于加州拉霍亚的 MatriSys 公司从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获得了 Gallo 的知识产权授权,并在去年 3 月成功完成了新药申请前的审查。此后,该公司将与一家未公开的生物制药公司联手,计划用专有菌株人葡萄球菌 A9 开展为期 16 周的 2 期试验。

Wilson 表示,这种细菌经过冷冻干燥和研磨,可以在无水油载体中常温保存一年以上。

在旧金山,初创公司 Naked Biome 正在为另一个关键的皮肤病市场——痤疮开发一种未经改造的微生物组产品。老牌皮肤科制药公司 LEO Pharma 的美国子公司是该公司的主要投资者之一。

作为一种慢性皮肤炎症,痤疮影响着近 6000 万美国人(其中 1200 万为成年人),该疾病与皮肤微生物组中最丰富的居民之一痤疮丙酸杆菌的某些菌株有关。

并非所有的痤疮丙酸杆菌携带者都会出现痤疮症状,这反映了宿主免疫力和激素状态是如何支配该菌的致病作用的。

在青少年时期,荷尔蒙引起的皮脂分泌增加往往会引发症状;痤疮丙酸杆菌会将皮脂分解成甘油(该菌的代谢产物)和游离脂肪酸,从而引发炎症。

菌株的差异会决定其是否会引起痤疮;一些与疾病相关的痤疮丙酸杆菌菌株会比其他菌株产生更多的游离脂肪酸;某些菌株会释放高水平的卟啉,这是一种炎症性血红蛋白代谢物。研究表明,从菌种水平来看,痤疮丙酸杆菌在有痤疮和没有痤疮的人中同样多,但疾病相关菌株更倾向于在痤疮患者中出现。

目前治疗痤疮的方法有以下弊端:过氧化苯甲酰和视黄酸这两种常用的方案都会对皮肤造成刺激并导致皮肤干燥。

Naked Biome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Emma Taylor 认为,将与健康相关的痤疮丙酸杆菌品种添加到皮肤上,将是“防止致病菌株扎堆”的更好方法。

Naked Biome 的研究人员利用宏基因组测序,在已发表的研究结果基础上,确定了具有临床相关基因型和表型特征的健康痤疮丙酸杆菌菌株,从而研发出了该公司的主要产品:一种名为 MBO1 的与健康相关痤疮丙酸杆菌菌株,具有低炎症潜力。

最近在对 14 名受试者进行的1b期临床试验中,每天两次 MBO1 治疗,为期 12 周,结果表明耐受性良好,并降低了痤疮的几种炎症标志物。

Taylor 在美国举行的 Microbiome & Probiotics Series 上分享了研究成果,该会议于去年 10 月 29 日至 30 日在圣地亚哥举行。概念验证性研究并不能检测出与基线之间的显著差异,但至少证据表明微生物向 MBO1 基因型转变,并有减少炎症损伤的趋势。

总部位于比利时 Beerse 的 S-Biomedic 公司采用他们所谓的自下而上的方法,研究痤疮丙酸杆菌产生的哪些分子与痤疮有关。结果发现一个首要的罪魁祸首是亚油酸异构酶,这种酶能有效地刺激皮脂细胞的脂质生成,释放出活性氧和炎症,从而带来痤疮症状。

在最近发表的研究中,S-Biomedic 公司表明,他们可以通过连续应用来自健康个体的细菌混合物来调节皮肤微生物组,他们现在正与工业合作伙伴一起准备使用一种产生低水平亚油酸异构酶的菌株来制造治疗痤疮的产品。

该公司的 CSO Bernhard Pätzold 说,由于欧洲的监管要求不同,他们将能够在柜台上推出他们的产品(Box1)。“有一个法律框架围绕着它。我们可以很好地争辩说,我们是一个普通消费品,特别是在痤疮方面,你需要有多少痘痘才算是皮肤疾病?”他问。

这三家公司——MatriSys、Naked Biome 和 S-Biomedic——用从人类皮肤中分离出来的共生菌治疗皮肤疾病。但研究人员还会通过对其他物种进行取样,来确定用于治疗的候选菌株。

Robert Brucker 还是一名保护生物学专业的本科生时,他从弗吉尼亚州的一片森林中的红背蝾螈身上分离出一种具有抗真菌特性的细菌。在获得生物医学博士学位后,他又在哈佛大学开始了应用微生物的研究项目,他与其他人共同创立了 DermBiont 公司,其中的细菌——Janthinobacterium lividum,不仅存在于两栖动物的皮肤上,而且也是人类皮肤微生物群的主要组成成分。

目前该菌正在进行临床试验,以对抗足癣,也就是著名的香港脚。香港脚最常见的病因是毛癣菌(Trichophyton rubrum),这是一种在死皮上层繁殖的真菌。香港脚的病例往往被描述为感染,通常采用局部或口服抗真菌药物治疗,然而有效比例不足 50%。

根据 Brucker 的说法,这些药物并不总是有效,原因是“治疗模式是错误的:这不是感染,而是菌群紊乱”。

J.lividum 会在人类皮肤上繁殖,但是丰度水平很低;DermBiont 公司的策略是通过使用从健康人类皮肤中分离出来的 J.lividum 悬浮液,并将其融入到专有配方中,来加大其抗真菌效果,以治疗香港脚。

公司代表声称,在去年 10 月完成的 2a 期临床试验中,该益生菌疗法(DB1-001)达到了安全终点,并改善了症状。目前,一项 2b 期试验正在招募患者,该公司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进行 DB1-001 针对真菌性指甲感染的试验。

     
工程菌株

与此同时,一些大胆的公司正在进一步推进微生物组治疗——改造细菌,使其具有更强的能力,以提高未经修饰的益生菌所能达到的效果。

例如,Xycrobe Therapeutics 公司就拥有改造后的痤疮丙酸杆菌品系的专利,该品系可分泌抗炎细胞因子白介素-10 (IL-10),而痤疮和银屑病患者的外周血单核细胞中 IL-10 下调。

去年,Xycrobe 公司被 Crown 实验室收购,收购金额不详,Xycrobe 创始人 Thomas Hitchcock 成为 Crown 实验室的首席安全官。Hitchcock 解释说,IL-10 水平低的人会对皮肤微生物组产生过度反应,使他们易患皮肤病。

根据该公司的专利申请,该公司一直在测试一种可用乳糖诱导的 IL-10 基因改造的痤疮丙酸杆菌的效果,该基因与一种可以分泌抗炎细胞因子的信号肽相连。

Xycrobe 公司还将营养缺陷引入 IL-10 工程化的痤疮丙酸杆菌菌株中(例如,通过敲除谷氨酰胺合成酶造成谷氨酰胺营养缺陷或通过敲除天冬氨酸激酶或天冬氨酸半醛脱氢酶造成天冬氨酸营养缺陷),以便在释放到皮肤后可以控制工程微生物(去除氨基酸会导致工程菌株的饥饿)。

Azitra 公司也在开发工程化的微生物疗法。该公司的所有工程菌株都敲除了与 D-丙氨酸生物合成有关的基因(丙氨酸外消旋酶和 D-丙氨酸氨基转移酶),以达到辅助生长的目的,因为 D-丙氨酸是这些细菌构建细胞壁所需要的:通过在其治疗配方中补充不同水平的氨基酸,Azitra 可以控制应用工程微生物产品的生长。

其主导的产品 ATR-04 是一株共生的表皮葡萄球菌,能够战胜病原性金黄色葡萄球菌,后者在接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抑制剂癌症治疗的患者皮肤中过度生长。

“EGFR 抑制剂降低了皮肤的防御能力,增加了患者感染皮疹的可能性,以至于在某些情况下,患者无法继续接受癌症治疗,”Azitra 的先进技术执行总监 Travis Whitfill 说,“我们的表皮葡萄球菌可以防止金黄色葡萄球菌繁殖,从而防止感染。” 

根据 Whitfill 的说法,该公司最近完成了一项1期安全试验,表明工程菌可成功定殖于皮肤,与皮肤微生物组整合,并促进宿主免疫防御系统的表达。尽管已知表皮葡萄球菌因形成生物膜而战胜病原体,并可能刺激宿主 AMPs 的产生,但确切的机制仍不清楚,该公司计划在 2020 年进行 CTAR 的 2 期试验。

同时,Azitra 公司还在开发 ATR-01,用于治疗 Netherton 综合征,这是一种以鳞屑、红色皮肤为特征的遗传性疾病。Netherton 综合征归因于 SPINK5 基因的突变,该基因编码一种名为 LEKTI(lympho-epithelial Kazal-type-related inhibitor)的丝氨酸蛋白酶抑制剂,使新生儿面临脱水和败血症的风险。

Azitra 公司的治疗策略是设计一种表皮葡萄球菌菌株,使其在患者的皮肤上分泌 LEKTI 蛋白。据 Whitfill 介绍,该公司计划提交新药研究申请,并在 2020 年第四季度开始临床试验。

     
双重业务战略

今年 1 月,Azitra 公司与拜耳签署了一项联合开发协议,合作开发面向化妆品市场的消费者健康产品,其中包括一款针对湿疹性皮肤的产品。

与益生菌膳食补充剂的情况一样,皮肤类化妆品的商业化之路要快得多,可以更快地带来收入。目前还没有一款针对肠道或皮肤微生物组的药物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FMT 仍被认为是研究性产品),但基于微生物组的皮肤化妆品已经广泛上市。

例如 Dakota BioTech 公司有一条名为 LaFlore 的产品线,其市场定位为“将活的益生菌与先进的科学相结合,在每个年龄段都能创造健康的皮肤。”

据该公司 CSO Maya Ivanjesku 介绍,LaFlore 产品含有与商业化益生菌膳食补充剂相同的细菌种类。虽然这些产品经过稳定性和毒性测试,但 Ivanjesku 表示,描述其功效或性能的研究从未公开发布。

与 Azitra 公司合作的来自 Jackson 实验室的 Oh 表示,化妆品无需进行功效测试,并补充说,这些产品的制造商经常会做出一些未经证实的声明,比如化妆品对皮肤质量和水合作用的影响。但事实上,皮肤微生物组领域的大多数公司都在依次或同时开发化妆品和药物。

以 AOBiome 为例,最初是一家推硝氨氧化菌(AOB)的化妆品公司,如 Nitrosomonas eutropha。这些皮肤共生菌能将汗液中的氨代谢产生亚硝酸盐和一氧化氮(NO),具有抗炎和抗感染的特性,从而减少体味。

据该公司首席执行官 Todd Krueger 介绍,AOBs 曾经在人类皮肤上出现过,但被肥皂和除臭剂消灭了。AOBiome 声称这些细菌可以将皮肤恢复到“自然的、更健康的(和不那么刺鼻的)状态”,并将它们加入了名为 Mother Dirt 的产品系列中,该产品目前已被授权给 S. C. Johnson 公司,该公司是一家清洁用品制造商。

Krueger 说,在 AOBiome 公司发现 AOBs 会产生 NO 这一具有临床前景的副产品后,转而进行治疗性开发。

“NO 是一种天然的抗感染剂,”他说,“而我们不想作为一家化妆品公司来进行药物试验。”目前,一株专有的细菌已经在人体试验中进行了各种疾病的测试,包括伤口愈合和痤疮治疗,AOBiome 公司正在追求特应性皮炎相关的瘙痒作为其主要适应症。

Whitfill 说,Azitra 公司的 CTAR 产品最初是为化妆品市场开发的,“但后来我们转而只将其用于治疗,因为它是一种工程菌株,”Whitfill 说,“我们交谈的很多大公司都不想将工程化的活体生物体加入化妆品市场——至少目前还没有。”

根据 Seventure 的 de La Fortelle 的说法,该领域的大多数公司都在努力解决如何平衡美容和治疗的利益的问题。同样的细菌菌株可以应用于这两种用途,这并不稀奇。他说,唯一的区别是治疗性应用通常依赖于更高的剂量,这些剂量可以更好地“嵌入”皮肤并持续更长的时间。

“这一切都与你如何从科学中获利有关,”他说,“你可以做更便宜的化妆品试验,更快地出售你的产品,或者你可以采取昂贵的治疗路线,并在以后获得更高的定价。”

当生物技术公司寻求收购或与大公司合作时,这些选择同样也会发挥作用。“买方将取决于具体的适应症,”KdT 的 McClary 说,“而且应该注意的是,化妆品合作伙伴对转基因产品有更多的犹豫。” 

根据 de La Fortelle 的说法,皮肤科和化妆品公司已经对皮肤微生物组初创公司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但到目前为止,关于这些合作关系的公开信息非常少,”他说,“我们仍然处于开拓阶段。但我们在明年应该会看到很多第二阶段的结果。一旦我们得到明确且有效的疗效证明,大家就会奋起直追,投资资金也会随之而来,并推动这个领域的发展。”

原文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7-020-0473-8

作者|Charlie Schmidt

编译|拍了花宝贝

审校|617

编辑|晴晴大人

相关推荐
评论
热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