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屹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学院博士后
段屹博士,2011年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生物科学学士学位;2016年12月在美国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获得生物化学博士学位。2017年3月起,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医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至今。 自博士阶段起,段屹博士一直致力于微生物相关研究,所在课题组主要研究手段包括多组学分析(宏基因组、转录组、代谢组等),无菌动物及人源化动物模型,细胞及微生物相关生理生化实验,结合临床数据分析,以期更好的了解肠道微生物(包括细菌、真菌、病毒)及其代谢产物对于肝脏疾病的影响。相关研究成果发表于Nature, Journal of Hepatology, Gut, Hepatology等高影响因子期刊,并受到包括New York Times等在内的媒体广泛关注。
Nature:促酒精性肝病关键细菌和毒素被锁定!
① 与健康人或酗酒者相比,酒精性肝炎患者粪便中含有更多的粪肠球菌,约80%的患者携带这种菌;② 30%的酒精性肝炎患者中存在产细胞溶素的粪肠球菌,与疾病严重度和死亡率高度相关;③ 小鼠模型中,酗酒破坏肠道屏障,促进粪肠球菌进入肝脏,产生的细胞溶素可引起肝细胞死亡,加剧酒精诱导的肝脏疾病;④ 从污水中分离出产细胞溶素粪肠球菌菌株特异性的噬菌体,用于治疗定植患者菌群的小鼠,可降低其肝脏细胞溶素水平,显著减轻酒精诱导的肝病。
2019-11-13
白色念珠菌产生的毒素,促进酒精性肝病
① 与正常对照和酒精使用障碍患者相比,酒精性肝炎患者粪便中,白色念珠菌和编码念珠菌素的ECE1基因增多;② 小鼠中,白色念珠菌产生的念珠菌素可加重酒精诱导的肝病,增加死亡率;③ 该作用不依赖于肝脏巨噬细胞等髓源性细胞的CLEC7A(识别真菌表面β-葡聚糖的受体)信号,也不影响肠道屏障功能;④ 念珠菌素对原代肝细胞可造成剂量依赖性损伤,表明其在酒精诱导性肝病中有直接作用;⑤ 酒精性肝炎患者中,念珠菌素与疾病严重程度和死亡率相关。
2019-10-10
肠道真菌及抗真菌免疫失调影响酒精性肝炎患者临床结局
① 对比59名酒精性肝炎患者、15名酗酒患者及11名非酗酒者;② 酗酒显著降低了肠道真菌多样性,并改变了真菌组成:酗酒者中念珠菌属的丰度最高,而非酗酒者中青霉菌属占主要部分;③ 酒精性肝炎患者中,血清抗酿酒酵母抗体(ASCA)水平显著高于酗酒者及非酗酒者;④ 相比于ASCA<34 IU/mL的酒精性肝炎患者,ASCA在34 IU/mL以上的患者的90天生存率显著降低(60% vs. 80%)。
2019-06-22
Gut:生成IL-22的工程菌可减少小鼠酒精性肝病
① 酒精性肝病(ALD)小鼠模型中,肠道3型天然淋巴细胞生成的IL-22减少,这是由于慢性酗酒引起肠道菌群失调、菌群产物吲哚-3-乙酸(IAA)减少;② 酒精性肝炎患者的粪便IAA水平低于健康人;③ 补充IAA可使小鼠肠道IL-22及其调控的Reg3g(参与抗微生物免疫的C-型凝集素)表达增加,减少细菌移位至肝脏,对酒精诱导的脂肪性肝炎起保护性作用;④ 生成IL-22的罗伊氏乳杆菌工程菌,可增加肠道Reg3g表达,并由Reg3g介导减少小鼠的实验性ALD。
2018-11-17
Gut:NAFLD中的肠道菌群代谢物(综述)
① 除遗传和环境因素外,肠道菌群及其产物的变化也参与非酒精性脂肪肝病(NAFLD)的发病;② 肠道屏障功能紊乱可促进NAFLD,但研究显示仅少数患者存在肠道通透性和菌群产物移位增加;③ 菌群衍生代谢物作用于不同的受体和通路,影响代谢和NAFLD,三甲胺、一些次级胆汁酸、乙酸和丙酸、内源性乙醇等可促进NAFLD发病,丁酸可抑制NAFLD;④ 琥珀酸、苯乙酸和3-(4-羟苯基)乳酸酯等菌群产物,或能作为生物标志物用于NAFLD的检测。
2018-08-31
注:FA表示第一作者;CA表示通讯作者;SA表示高级作者
2019
2016
2011
2010
2008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学院博士后
段屹博士,2011年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生物科学学士学位;2016年12月在美国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获得生物化学博士学位。2017年3月起,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医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至今。
自博士阶段起,段屹博士一直致力于微生物相关研究,所在课题组主要研究手段包括多组学分析(宏基因组、转录组、代谢组等),无菌动物及人源化动物模型,细胞及微生物相关生理生化实验,结合临床数据分析,以期更好的了解肠道微生物(包括细菌、真菌、病毒)及其代谢产物对于肝脏疾病的影响。相关研究成果发表于Nature, Journal of Hepatology, Gut, Hepatology等高影响因子期刊,并受到包括New York Times等在内的媒体广泛关注。